大人與小孩

李子謙 

為什麼我們再看不見香港的小孩展現笑容?mav15_chim

七月中旬左右,我以實習生的身分參加了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「零,可以成真」短片項目 2015 短片製作日營,負責後勤相關的支援。活動除了讓參加者認識兒童權利並思考自己的發展方向之外,更提供一個開放的平台讓他們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,使他們身邊的人了解他們心中所想。

其實不少參加者所表達的,是看起來平常不過的權利。有的參加者只求一個跟父母一同相處的機會,卻因父母離異而難以達成;有的參加者對自己的性傾向抱著疑問,卻因朋友的歧視而不敢求助;有的參加者想發展興趣,卻因父母和社會的風氣保守而被逼放棄。為什麼這些看似簡單的願望,在香港卻難以實現?

到底我們作為大人,有沒有真正従兒童長遠發展的角度的計劃他們的將來?我們每個人都曾是個孩子,卻只以專家的意見丶社會的風氣等決定下一代的人生。早前有補習社提出幼兒補習班,要讓兒童「贏在起跑線上」,正正反映出社會的價值觀對兒童身心發展所帶來的衝擊。

為什麼我們再看不見身邊的家長與小朋友嬉戲?為什麼我們要求兒童將來有一個「成功」的人生,而不是一個快樂的人生?

其實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個小孩,可惜只有少數的大人記得這一點。 ─《小王子》

DSC_1696a

© UNICEF HK/ 2015

大人與小孩

李子謙 

為什麼我們再看不見香港的小孩展現笑容?mav15_chim

七月中旬左右,我以實習生的身分參加了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「零,可以成真」短片項目 2015 短片製作日營,負責後勤相關的支援。活動除了讓參加者認識兒童權利並思考自己的發展方向之外,更提供一個開放的平台讓他們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,使他們身邊的人了解他們心中所想。

其實不少參加者所表達的,是看起來平常不過的權利。有的參加者只求一個跟父母一同相處的機會,卻因父母離異而難以達成;有的參加者對自己的性傾向抱著疑問,卻因朋友的歧視而不敢求助;有的參加者想發展興趣,卻因父母和社會的風氣保守而被逼放棄。為什麼這些看似簡單的願望,在香港卻難以實現?

到底我們作為大人,有沒有真正従兒童長遠發展的角度的計劃他們的將來?我們每個人都曾是個孩子,卻只以專家的意見丶社會的風氣等決定下一代的人生。早前有補習社提出幼兒補習班,要讓兒童「贏在起跑線上」,正正反映出社會的價值觀對兒童身心發展所帶來的衝擊。

為什麼我們再看不見身邊的家長與小朋友嬉戲?為什麼我們要求兒童將來有一個「成功」的人生,而不是一個快樂的人生?

其實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個小孩,可惜只有少數的大人記得這一點。 ─《小王子》

DSC_1696a

© UNICEF HK/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