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我1分鐘 :《這是我》

Batch3_This-is-me1 楊嘉俊,17歲,明愛牛頭角社會工作服務,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

從小到大,我們都會問學習為了甚麼?一般的回答都是:如果不好好學習,不能上名牌大學,便不像某人般成功。這些都是以「比較」利誘孩子走所謂的康莊大道。成年人認為自己「食鹽多過佢食米」,認為自己的建議必定是最好的,無意中將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小孩身上。

以前,女人被當作美輪美奐的花瓶,任男人擺佈。今天,瓶子的命運轉移到孩子身上, 孩子變成盛載成年人欲望的瓶子,他們在其表面雕刻當年他們未完的夢。每個大人一劃一勾,弄得小瓶子傷痕纍纍。我的瓶子也被裝滿了虛榮-「滿分」和「第一」,但一些更重要的東西,如學習、關注世界和與人交流的機會,卻因瓶子太滿而流失。

作為瓶子,究竟什麼狀態才是意義呢?清空,盛滿,還是其中過程?在台灣著名作家蔣勳的書上,我讀過這樣一段玄妙的話:「有沒有可能生命的意義就是在尋找意義的過程,你以為找到了,卻反而失去意義,當你開始尋找時,那個狀態才是意義。」

面對生命的意義這個終極問題,我們都似孩子般無知。正因如此,我們都在成長,在尋尋覓覓的過程中,希望能觸動心裏的火。儘管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在生命中發光發亮,但人生就是在不斷嘗試與失敗中,探索自己的用處。

人生如瓶子,尋覓盈與虧。不必滿瀉地,半空亦光輝。

2014年11月20日為聯合國《兒童權利公約》25周年。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「零,可以成真」短片項目,讓兒童用1分鐘短片訴說生命故事,喚起公眾對本港兒童議題的關注。項目由UNICEF HK、香港藝術中心IFVA連同浸大電影學院攜手舉辦。觀賞青年作品,請瀏覽:www.unicef.org.hk/makeavideo

給我1分鐘 :《這是我》

Batch3_This-is-me1 楊嘉俊,17歲,明愛牛頭角社會工作服務,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

從小到大,我們都會問學習為了甚麼?一般的回答都是:如果不好好學習,不能上名牌大學,便不像某人般成功。這些都是以「比較」利誘孩子走所謂的康莊大道。成年人認為自己「食鹽多過佢食米」,認為自己的建議必定是最好的,無意中將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小孩身上。

以前,女人被當作美輪美奐的花瓶,任男人擺佈。今天,瓶子的命運轉移到孩子身上, 孩子變成盛載成年人欲望的瓶子,他們在其表面雕刻當年他們未完的夢。每個大人一劃一勾,弄得小瓶子傷痕纍纍。我的瓶子也被裝滿了虛榮-「滿分」和「第一」,但一些更重要的東西,如學習、關注世界和與人交流的機會,卻因瓶子太滿而流失。

作為瓶子,究竟什麼狀態才是意義呢?清空,盛滿,還是其中過程?在台灣著名作家蔣勳的書上,我讀過這樣一段玄妙的話:「有沒有可能生命的意義就是在尋找意義的過程,你以為找到了,卻反而失去意義,當你開始尋找時,那個狀態才是意義。」

面對生命的意義這個終極問題,我們都似孩子般無知。正因如此,我們都在成長,在尋尋覓覓的過程中,希望能觸動心裏的火。儘管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在生命中發光發亮,但人生就是在不斷嘗試與失敗中,探索自己的用處。

人生如瓶子,尋覓盈與虧。不必滿瀉地,半空亦光輝。

2014年11月20日為聯合國《兒童權利公約》25周年。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「零,可以成真」短片項目,讓兒童用1分鐘短片訴說生命故事,喚起公眾對本港兒童議題的關注。項目由UNICEF HK、香港藝術中心IFVA連同浸大電影學院攜手舉辦。觀賞青年作品,請瀏覽:www.unicef.org.hk/makeavideo